情色推荐: 绿色小導航 蓝色導航 百姓色導航 好色導航 大香蕉導航 美国十次啦 绅士导航 小丝丝 贝贝導航 D9導航 月色導航 东京導航 御弟導航 黑涩会 在线视频

風雨情緣 (第四部)(22)【作者:林笑天】

簡體

【風雨情緣】(第四部)(22)【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字數:5143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第二十二章:迷霧重重 book18.org

  忙裡偷閒的時光無比愜意。秦冰開始張羅林家迎接新美的婚事,如今世事紛 亂,自然一切從簡。許玲兒與兩位妖王也不是虛浮的主兒,嫁入林家是期盼已久 千肯萬肯之事,余者已不再重要。 book18.org

  林風雨白日裡與扶語嫣一同出遊共參巫族精魂奧義。二人修煉之餘情意連綿, 便是不言不語,只是相視一笑都甜在心頭,彷彿要將從前缺失的時間全數補回。 兩人緊緊挨著,不是並肩而坐便是相依相偎。扶語嫣身上體香如蘭似麝,林風雨 沐浴其中如臨仙境,渾不知雲里霧裡。 book18.org

  「噯,你傻笑什麼意思?」 book18.org

  「覺得心裡甜呀,此生無憾。笑得蠢了點勿怪。」 book18.org

  「切,跟人家說話就這麼粗俗淺白,要是易落落那個小丫頭又該和人對詩了 罷?厚此薄彼。」 book18.org

  「那就是情濃如蜜,恩恩,比喝了蜜糖還甜。」 book18.org

  「咿~蜜糖叫什麼濃啊,沖點水全化了。人家心裡可是像裝著麥芽糖,怎麼 都化不開啦。嘻嘻,好啦好啦,看在你還沒和人家成婚便能如此的份兒上,不難 為你。」 book18.org

  「親一下?」 book18.org

  「不要!」 book18.org

  「為什麼?我絕對不會亂來的。」 book18.org

  「可是人家會忍不住啊……」 book18.org

  「那你還用天狐夢眼偷看我們?」 book18.org

  「怎麼了?每個人都那麼好看,我就要偷看。」 book18.org

  「我近距離給你看個清楚還不好?」 book18.org

  「呸,又不包括你。你最難看。」 book18.org

  「亂說,是誰給我發了幾百條簡訊的?乖,我就親親,肯定不摸。」 book18.org

  「真的?」 book18.org

  「絕對是真的!」林風雨的面容前所未有的嚴肅。 book18.org

  「那……好吧。千萬不能摸啊,我要留到那天。你要敢亂摸,人家今後再也 不睬你……唔……」 book18.org

  深長的重吻幾難停歇。四唇相交,兩舌糾纏,細薄的唇瓣不失溫潤柔滑,靈 動的香舌不失有力地纏繞,便是吻得天荒地老也捨不得鬆開。 book18.org

  白日裡攜美同行情意綿綿,入夜則是夜夜笙歌。四姝同床,歡淫不斷抵死纏 綿。秦冰的豐厚潤口,柳若魚的熟麗身姿,寧楠小母獸般活力逼人,曹慧芸的無 雙靈舌,林風雨百嘗不厭。 book18.org

  當四女兩兩胸腹相貼,在下的秀腿屈張如玉弓耀眼,在上的美臀高高撅起等 待臨幸的模樣兒更令人血脈賁張。林風雨忙碌得停不下來,盡享每一處洞穴的幽 深火熱,緊窄逼仄。 book18.org

  而秦冰寧楠母女互戲更是每夜大戲。母女倆頭尾反向交疊互相親吻著柔嫩的 肉花固然艷色淫靡,尤其小魔女最喜含吮愛郎肉棒與母親花穴的交合處。但更讓 人為之所攝的是,當寧楠俯首於母親挺拔微翹的乳尖上一逞口欲舔舐吮吸,將母 親吻得面泛紅潮膚如傅粉。而秦冰嬌羞帶臊地嬌喘不已,臉上湧起情慾熏蒸與母 性憐愛的模樣,輕易將淫靡氣氛推到頂點。林風雨總在此時難耐地將耕耘的節律 陡然提速,讓胯下承歡的美人喉間擠出的呼聲從低柔變作高亢…… book18.org

  當肉棒發狂地在後庭妙處里進出,摩擦刨刮著每一絲褶皺,帶動著肛肉內外 翻卷。柳若魚像飛過高山又臨深谷,剛越過浪尖又跌落深淵,滿被快意侵佔的腦 海里仍不由略微遺憾南宮紫霞不在此處。 book18.org

  兩日的難分難捨到了第三日上便是依依不捨,扶語嫣沒有再出現在妖族大營 門口,取而代之的則是服侍她的青衣小婢:「林真人,娘娘今日起要閉關就不能 來找您啦。娘娘說了,林真人既有許多如花美眷,哪一位也冷落不得。」 book18.org

  林風雨心中感動與敬重並存,扶語嫣不僅情意深重,也將自己當做家庭中的 一員看待。秦冰嫻雅寬厚對林家內宅影響極深,扶語嫣尚未入門便秉承此家風。   向妖主娘娘大營深望一眼,林風雨返回南宮世家百劍堂。 book18.org

  憶起上一回前來拜訪許玲兒的姐妹淘們不依不饒的模樣,除了頗為頭痛之外, 林風雨心中亦是滿懷歉疚之意。許玲兒愛得濃烈而執拗,卻從未對他要求過什麼。 修行,等待,承受孤獨中滿懷期盼,便構成了她生活的全部。雲霧山谷里,她安 靜地陪在愛郎身邊;三江之畔,她義無反顧地承受烈焰焚身之苦;扶語嫣歸來, 原定的婚期被拖延至今,她只是甜美地笑著,無一絲怨懟為愛郎歡喜。亂世之中 即使元嬰巔峰都朝不保夕,許玲兒猶如世間一片微塵,毫不起眼若有若無,就如 林風雨對她的感情一般,淡淡的。可每當憶起有這樣一名女子在毫無怨言地等待 著自己,像是溫柔而細心的小媳婦,心中總是湧起難以磨滅的暖意。就像兩人每 次見面時,許玲兒溫柔而甜美,如春花初綻沁人心脾的暖暖微笑。 book18.org

  許玲兒笑著,圓而大的杏眼瞇成了一條縫,嬌俏的鼻翼微微皺起,艷紅的唇 瓣咧開露出一口整齊潔白的貝齒。 book18.org

  見到她總讓人心情沒來由地鬆快起來,林風雨也笑著一步步走向愛笑的小美 人。看著她呼吸漸漸急促,鼓脹脹的胸膛上下起伏;看著她小嘴忽而一扁,晶瑩 的淚光溢滿眼眶;看著她因重逢而開心,因激動而想要落淚。 book18.org

  炙熱的唇貼了上來,堅硬的鬍渣子刺得嘴唇生疼,許玲兒像被抽去了一身骨 頭,布娃娃一樣癱軟在寬廣而有力的懷抱。陷於雲里霧裡的心神祇覺得香口被他 的舌頭粗魯地撬開,一如當年他猛烈地闖進自己的心扉,從此再也揮不去那道堅 強而親切的身影。想要抵抗卻無力為之,只能深深陷落其中無法自拔,任由他予 取予求吮吸著香津。 book18.org

  「對不起,玲兒,對不起。」姐妹淘們悄聲無息的散去沒來搗亂,林風雨的 目光寵溺而滿懷歉意。 book18.org

  「傻瓜大哥……哪來的對不起……」許玲兒小嘴一扁一扁,想哭又想笑,一 時竟說不下去。被昏天黑地的一吻依然喘不過氣來,香潤的氣息從口中急促噴吐。   「哈哈,咱們都是傻瓜正好湊一對兒。今天大哥就陪你,想去哪兒玩?」林 風雨摸摸她頭,像是逗弄一個小丫頭。 book18.org

  許玲兒笑著抹去眼角的淚珠,噘嘴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玩。薇薇姐吩 咐說大哥來了就一道兒過去找她呢。」 book18.org

  林風雨一臉狐疑,扶語嫣今日躲著他,又似是料到他必然聽從建議來找許玲 兒,到了百劍堂又要去找秦薇。繞了一大個圈子,這幾個女人在玩什麼花招?不 過打心眼裡也為許玲兒感到高興,秦薇必然有要事相商,許丫頭即將入門,要她 領著林風雨前去顯然沒打算瞞著她。 book18.org

  林風雨壞笑一下打橫抱起許玲兒,公然秀起恩愛大搖大擺地入莊內去找秦薇。 羞得她將漲紅的臉蛋深深埋在愛郎胸口,一刻不敢抬起見人。只是濃烈的男子氣 味竄入鼻尖,更讓她心跳如小鹿亂撞,連胸乳都被擂得顫巍巍的。 book18.org

  秦薇低頭注視著眼前勾勒好的靈氣圖形,不住提起筆來寫寫畫畫,將圖形中 的絲線擺弄移動著方位。她光潔的額頭上布滿了汗珠,一些順著鬢角垂落已濕漉 漉的髮絲滑去,一些則從腮邊滾至下頜滴落在豐滿的胸脯上。她甚至顧不上擦一 擦汗水,直勾勾的目光,緊蹙不展的娥眉並未因林風雨與許玲兒的到來有所變化 ——她甚至沒有發現二人。 book18.org

  林風雨與許玲兒見她全神貫注不敢驚擾,靜靜地立於一旁等候,大氣不敢喘。   秦薇的臉色陰晴不定,忽而一拂衣袖打散靈光法陣,雙目合上靠著椅背,劇 烈的呼吸讓飽滿高聳的胸膛起伏不定。又過了足有兩柱香時分才睜眼喃喃道: 「怎會是這樣?……一定是這樣!」她貝齒咬著紅潤的唇瓣,眉頭沒有一刻舒展 開來。 book18.org

  「你累了,歇一會兒吧。」林風雨走上前去,站在秦薇背後雙手揉掐起她圓 潤的肩頭。任誰都能一眼看出她心神俱疲,修行之人的確可以幾天幾夜不休息, 可腦力的運轉卻絕不是靠著修為便能苦撐的。看秦薇的模樣,似乎已許久未曾停 下。 book18.org

  秦薇頹然搖頭,一言不發。 book18.org

  「什麼事兒那麼傷神?」有力的手掌從肩頭轉向臉蛋,兩手大拇指按住了太 陽穴。 book18.org

  秦薇定了定神道:「泡一壺陽春白雪給我,咱們坐下說話。」 book18.org

  藏劍峰頂的茶園盛產陽春白雪,極是提神醒腦。秦薇連灌了三大口又喘勻了 氣才歎道:「神州九鼎還有皇天雷殿北海隱窟,這些東西都是那人飛昇前布置留 下的。我們原先認為有了通天血籐,那人可以在上面掌控一切,如今看來恐怕並 非如此……」 book18.org

  麗人又抿了一口茶繼續說道:「我向谷元盟主調來了大量通天血籐的資料, 幾乎眾口一詞此物極為罕見,是可連通上下界的奇物。不過並沒有相關證據來確 認此物究竟是從上界往下長,或是下界往上生長,並無個肯定的說法,也就是說, 兩者皆可。我並不認為那人一定是在神州種下此物,畢竟飛昇上界這種事情存在 太多不確定性。我若是擁有通天血籐,就一定不會種在神州。」 book18.org

  林風雨大點其頭:「以那人的深謀遠慮來看,一定選擇更為穩妥的做法。」   秦薇得了肯定,更為堅持自己的想法:「那麼更為穩妥的方法是什麼呢?當 然是做好神州的定位,讓他在上界也能夠感應道神州的存在,從而利用通天血籐 將神州與上界連接起來。我細細研究過九鼎陣法,此陣並不僅僅是為了推演神州 脈絡,其中還有那人留下的本命精血,同樣具備感應,定位的功效。那麼通天血 籐必然是從上界長下來的。」 book18.org

  許玲兒不解道:「薇薇姐,我有個問題。即使九鼎陣法有感應與定位的功效, 通天血籐畢竟是外物,怎能想怎麼長便怎麼長呢?」 book18.org

  秦薇頷首道:「問得好,這也是問題的關鍵。通天血籐再怎麼靈異畢竟是個 法寶,充其量具有靈性而已。總不是咱們的四肢,想往哪兒伸便往哪兒伸。神州 九鼎各個結界裡必然有什麼牽引之物。我並不認為這個東西是神州所能具有的, 那麼,只能來自於上界。可是那人又怎麼可能在神州時便布置下上界才有的東西 呢?」 book18.org

  林風雨打了個激靈道:「你是說神州有人接應他?」 book18.org

  秦薇道:「夫君是否還記得皇天雷殿,北海隱窟里那些奇異的陣法?那不可 能通過通天血籐的傳遞從上界布置。是否還記得血鳳之卵?元嬰靈傀儡?那些東 西又是怎麼來的?它們出現在北海隱窟不足為奇,可它們是怎麼來到皇天雷殿的。 皇天雷殿看門的陣法,又是怎麼區分出境界而限制高級修者進入的?這不是神州 的東西!」 book18.org

  「我們的天圖也是從上界陣法中參悟出來的。在神州接應那個人,定然也同 時接受了上界陣法的教導轉而在神州進行布置。誰破了我們的天圖,接應者就是 誰!」林風雨握緊了拳頭。 book18.org

  「玉面童老——肖鈺!只能是他。也好,給咱們提了個醒,天圖並不能對付 那個人,還需另尋他法!」秦薇疲倦地道:「夫君,跟我說說法則之力吧,那是 種什麼感覺?正巧玲兒也在這裡,金丹巔峰的修為,只差一步到元嬰,早些接觸 這些東西對她也有幫助。」 book18.org

  林風雨不明秦薇用意,不過作為林家最早接觸到法則之力,也是研究最深刻 的人,他並不排斥將自己的心得與家人分享:「修者所展示的一切術法其實都是 天地元氣構成的一種模式,為了增強威力便以法寶為媒介,當然還有法陣,結印 等等。法則之力也不外乎如是。我更願意將術法分出等級,想要運用更高等級的 術法,就需要更高等級的修為。修為,也可以理解為一種權限。築基的便有了築 基術法的權限,金丹的便有了金丹術法的權限。元嬰巔峰所掌握的權限,便已經 達到神州世界的規則,能夠利用規則施展法則之力。比如我的輝耀劍光,兼具虛 空扭曲,區域籠罩攻擊的能力。這是一種改變了日常規則的能力,也或許,是大 道的力量吧。」 book18.org

  「大道的力量呀~夫君,我有個很大膽的想法。既然咱們用上界陣法來克制 那個人的想法錯了,不如回過頭來。夫君是天命之子,亦是神州之子,立足於神 州才是最大的力量來源。上界的陣法不頂用,咱們就腳踏神州跟他斗一斗!」秦 薇銀牙一挫,猛地睜開星目。 book18.org

  林風雨安慰道:「那你也得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才能幫上我的忙呀。薇薇, 你老實告訴我,今日演了這麼一出,語嫣幹什麼去了?」到了此時,他哪還能不 明白扶語嫣將他支開是有意為之? book18.org

  秦薇狡黠一笑:「她呀,為你討要山河印去了……」 book18.org

  慕容世家駐地里一片緊張。妖主娘娘大駕光臨,雖說只是孤身前來,臉上也 看不出什麼激動的情緒。可是兩家仇怨之深讓人難以相信她能有什麼善意,若是 不管不顧要動手將無人能敵。除了飛報盟主之外,整個慕容世家都處在緊張的戒 備之中。只是妖主娘娘雙手捧起妖王印的絕世風姿就在不久之前,那十方妖王虛 影毀滅性的力量讓人絕望。 book18.org

  扶語嫣被重重圍困,她沒有出售只是一言不發徐徐前進,每進一步,圍困的 圈子便後退一步。妖主娘娘旁若無人地來到一間華屋。 book18.org

  慕容千罡已成了廢人,曾經精壯而睿智的壯年男子如今如同垂暮的老人,就 連花白的頭髮也剩不下幾根,失去了修為之後已是將死之軀。只是老驥伏櫪,曾 經的胸懷氣魄還是在的。「你們都出去罷,本座與妖主娘娘有話要說。」聲音如 遊絲,不豎起耳朵根本聽不清。 book18.org

  一眾護衛雖不願也不敢違抗,徐徐退去。只是並沒有退遠,關上房門後就地 等候以防不測。 book18.org

  「看來莊主積威仍在,不至於沒人聽話。」扶語嫣冷笑一聲,目射寒星瞪著 垂死的老人。 book18.org

  「娘娘前來所為何事?」慕容千罡略去了諷刺之言。 book18.org

  「來換你慕容世家一門的性命。」昔日不共戴天的仇敵已沒了半分抵抗之力, 扶語嫣依然費了極大的力氣才克制住殺人的衝動。 book18.org

  「娘娘請開條件。」每一個字都讓他費盡了力氣,每一個字都像將他殘存的 生命又急速抽離。 book18.org

  「交出山河印!」沒有轉折,只有毫無商量的威嚴。 book18.org

  慕容千罡沉默地合上雙目,若不是細微的呼吸便與死人無異。也不知是思慮 良久,還是終於積攢夠了說話的力氣,半柱香時分後才道:「恩怨兩清麼?」   「恩怨……兩清……」同樣費勁了力氣,扶語嫣才能說完這句話。 book18.org

  「好!」 book18.org

  秦薇激動得滿面通紅:「我要依託廣大神州打造一張法則之網,任他是天上 來的仙佛還是魔鬼,都叫他有來無回。」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